一名武漢小學生的寒假日記:從“上海遊”到“家裏蹲”

2020-02-04 02:27:03  阅读 961541 次 评论 0 条

(抗擊新型肺炎)一名武小學生的寒假日記:從“上海遊”到“家裏蹲”

中新網北¶2月2日電 題:一名武小學生的寒假:從“上海遊”到“家裏蹲”

我從沒想過我的寒假生活這樣的,整個寒假出不了門,而原因隻一種我從來不知道的疾病,它被稱為新型肺炎。我也從沒想過我從小生活的城市武會這樣受到全國關注,也是因為這個疾病,因為它蔓屯到了太多人。

1月23號上午,一陣“咚咚咚”的敲門聲把我吵醒,“武封城了,10點公共交通也都停運,我得趕快去塗家嶺市場再買些青菜,你們也快點起床吧!”家家(外婆)急切地說。

我馬上起床去看疫情消息,一張配有“封鎖一座城,保衛一國人”的圖片特別醒目。我突然有了一種複雜的感覺,武這個城市好英雄,而我是英雄城裏的娃娃,有點驕傲又有點肅穆。

爸爸很早就幫我訂好了去上海遊玩的高鐵票,隻能退票,放棄每年一次的寒假之旅。想到寒假我隻能在武玩兒,我有一種“從香港遊變成黃陂遊”的失落感。但轉念一想,可以去知號上看表演,可以去湖綠道騎車,還可以去灘看燈光秀,心裏就好受多了。

1月24日是大年三十,我吃了一頓不同尋Ů的團年飯。因為當交警的爸爸仍然堅守在崗位上,飯桌邊隻三個人——我、媽媽和家家。因為要控製疫情發展,政府倡〙個春節不聚餐、不外出、不串門,戴著口罩過春節。可愛的表妹六六沒有來,爺爺奶奶也沒有來,我有點不習慣這個熱鬧缺席的年三十。

但是春晚讓我感覺溫暖了許多,因為春晚臨時增加了一個為武抗擊疫情加油的朗誦表演。一想到全國人民都在支持武,那我這個武娃娃不出門又有什җ係呢!我想我會氷Ł記住這個特別的年三十的!

1月25號,我早早醒來。疫情仍然在加劇,連下樓都變得奢侈。我願意堅守武,也願意不出門。但一想到“上海遊”變成“武遊”,“武遊”變成“家裏蹲”,還是有點難受。

接下來幾天,我的遊玩路線都差不多:從房間到客廳到衛生間㙽台到廚房,再返回房間。

我突然起幾次我都想看86版《西遊記》,但都因為作業太多而放棄,現在媽媽同意可以刷起來。西遊記的片頭曲一響起,媽媽也無比興奮,因為那是她兒時美好的回憶。我沉浸在《西遊記》神奇的氛圍中,覺得喝著果汁、吃著海苔、刷著劇的狗狗般窩家“養肉”生活也不錯。

1月27日,窩家第5天,全國新型肺炎確診人數已達到2000多人,我知道我們依然不能出門。我特別想念三個人,那就是董老師、小六六和我的孟加拉好朋友Opar。我拿起IPAD和Opar視頻,Opar為我讀了一本“I miss you”的繪本,教了我一首英文歌,最後還囑咐我不要出門,還說了“武加油”。Opar的安慰和鼓勵給了我信心,我相信武一定會好起來的。

媽媽給我看了朋友圈,有人待在家裏數每日堅果的個數,有人用瓜子擺恐龍,有人在浴缸裏釣魚,這些都是人們待在家裏打發時間做的事。

我看著眼前的書桌和雜物籃裏的羽毛球,瞬間有了個主。“媽媽,我們來打羽毛球吧!”我興奮地提議。“怎麼打?地斻؀麼小!”媽媽有點疑惑。“用書當球拍,彈力沒那麼大,客廳的空間就夠了。”

於是每天午餐後,我便和媽媽還有家家打半個小時的自製羽毛球,可以打發時間又可以鍛煉身體。

晚上8點右,我正在閱讀《高盧雄雞的鳴唱》,風刮過來一陣“武加油”的呐喊,聲起伏不斷,越來越大。我越來越相信,武一定會挺過去的!

1月29號,太陽出來了,陽光是那麼誘人,我多想出去走走啊!可是疫情並沒有因為陽光明媚而消失,全國確診人數已達6000多人。我打開iPad,點開一首名為《武》的歌聽著,無比想念蔡林記的熱幻和吉慶街的湯包,甚至想和媽媽溜出去吃一頓。但看ㆫ生穿著防護服睡在醫院地上圖片,看ㆫ生為了節省防護服戴著尿不濕堅守病房的報道,我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
1月30號,陽光依舊燦爛,抗擊疫情的好消息也令人振奮。第一例87的高齡病人û愈出院,協和醫院11位被感染的醫生也出院,我接到學校通知,雖然開學推遲了,但從2月10日起可以在家免û上在線課程。

看見窗外的樹枝上仿佛冒出了綠芽兒,我的心情也格外輕鬆。冬天快要過去了,春天還會遠麼?(完)